【散文】七十岁儿子和百岁妈妈

2019-03-16 09:32:24 来源:临汾新闻网

七十岁儿子和百岁妈妈

曹文敏

  在襄汾县襄陵镇东街村,有这么一家母子仨称得上是名人。老妈妈因高寿而闻名,是个百岁寿星,两个儿子因孝敬母亲而出名,被村人称为大孝子,长子乔福生73岁,三子乔福有年近古稀。

  老妈妈刘玉梅,是个知识女性,曾经在襄陵小学任教。日寇入侵襄陵后参加牺盟会、妇女救国会,积极宣传抗日,给学生教唱《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义勇军进行曲》,是个巾帼英杰。新中国成立后,积极响应政府扫除文盲的号召,在村担任扫盲义务教员,帮助村民识字学文化。农业合作化时期,虽然从小没有受过苦,也能和全村妇女一样参加农业社劳动,经常加班加点,发挥了半边天的作用。在家里更是相夫教子、勤俭持家。改革开放后,坚决拥护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参加襄陵镇政协学习小组,积极宣传改革开放的英明决策,参政议政、建言献策。82岁因患老年精神病,长期卧床,直至百岁。

  长子乔福生是个退休干部,参加工作后曾当过农业工人、农场场长、公社主任、乡镇乡长、镇长、党委书记和县民政局局长等职。

  三子乔福有是农民,识文断字,经常为村民过红白喜事坐礼房,几十年陪伴在母亲身边,母亲患病后更是呵护有加。

  高龄儿子服侍高龄母亲,一侍就是18年,这背后隐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辛苦、酸涩、汗水甚至泪水,且听我慢慢道来。

  乔福生的母亲刘玉梅老太太,今年已经百岁,一生遭遇的苦难很多。

  时间应回溯到老人家80岁之后。发病初期,老人常常出现幻听幻觉,失去理智,有时突然跑出去,不论白天黑夜,说哪里哪里有人叫她、等她,拦都拦不住。有时整夜整夜不睡觉,大声吵闹、哭笑无常,有时候唱年轻时唱过的歌曲,一遍又一遍,还自言自语地说:“现在老了,唱不好了。”

  因为长期服用镇静药,母亲整日卧床,天长日久渐渐站立困难,逐渐失去行走功能,这是母亲82岁之后。

  从82岁至百岁,整整18年,18年来,刘老太太就是靠3个(十年前福生二弟去世,后十年是兄弟二人)儿子的精心侍候活至100岁,成为东街村有史以来的第一位百岁老人。在襄陵地区以至县城,方圆几十里的乡亲赞口不绝地夸赞:“乔福生兄弟是当今世上少有的孝子!”人们同时也惊叹:“卧床18年的老年精神病人竟能成为百岁老人,既是个稀罕事,又是个谜。”

  解谜须问出谜人。刘老太太的高寿源自乔福生兄弟的科学护理。

  2018年农历十月初七,是老人家百岁华诞荣庆之日。乔福生邀我赴宴并请我为老人作寿庆致词,我欣喜地应允。

  事前,我专程到他家,想看一看这位孝子如何侍候母亲。他母亲的住房是农村的一室一厅。卧室窗明几净,空气清新,老人被褥干净,室温不热不冷,煞是温馨,丝毫不像病人所住的房间。老人虽然躺卧在炕上,但头发梳得很齐且不长不短,圆圆的脸蛋上仍显红润,你叫她一声“老婶子”,她回答的声音洪亮,不像其他病人的少气乏力。

  庭院里,拉着一条铁丝绳,绳上挂着三十多条尿布尿褥,那是乔福生亲手洗涤后晒干以备母亲替换使用的。 当我问起他十多年是如何对母亲施孝之事时,乔福生侃侃而谈,他说,一个人仅仅有孝心是不够的,还必须得有“孝法”,他给我介绍了他们兄弟俩18年护理侍候老妈的做法与感受。我将它概括为:一个好习惯,一副和颜悦色的好脸色,“三和”饮食原则,“四心”方针。

  人与人的长寿之道都不一样,但许多长寿者却有一个共同的东西,那就是养成适宜自身的良好生活习惯。在饮食上,老人几十年来有个好习惯,一年四季不论春夏秋冬,一天只吃两顿饭,早饭八九点,午饭在下午两三点,过早了老人是不思饮食的。乔福生常年在外,早饭7点,午饭12点是他的习惯,但每当轮到他侍候母亲,他必须随母亲的规律,中午实在饿了,只好啃块干馍。为了让母亲吃好,乔福生发挥自己会做饭的厨艺,七天主食不重样:面条、包子、饺子、臊子面、花卷、大米、烩菜等,样样都做得富有营养而可口,难怪老母亲清醒时总是说:“吃福生子的饭帖稳。”

  一副和颜悦色的好脸色,孔子讲,孝敬父母最难的事情是“色难”。乔福生说,给母亲吃好,是物质的享受,是低层的孝。而高层次的孝是对母亲精神上的慰藉。他对母亲做到了,一颗感恩的心,一片恭敬的情,一个谦和的态度,一脸悦色的笑容。从不大声和母亲说话,总是甜甜的叫声妈,然后再细心服侍。

  “三和”饮食原则是:饭菜软和、热和、顺和。老母亲因为牙齿脱落,无论饭和菜必须特别软和,面条擀薄切细,炒菜要煮到稀软。冬天端到母亲面前的饭菜必须热热乎乎。

  “四心”方针是细心、精心、耐心、恒心。

  狂躁型的发病过后,有时会遇到疑虑型症状,端到老妈面前的饭菜,她会说:“饭里有毒药,不能吃。”早饭热了凉,凉了热,有时要折腾到上午十一二点。有时为了让母亲排除疑虑,自己赔着笑脸先吃,“妈,这饭挺香的,哪里有毒呢?”没有训斥、没有责怪,这样的耐心、恒心,不知现有的儿女是否都能做到?

  18年来,他和弟弟(先是两个,后是一个)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轮流侍候母亲,其中的酸甜苦辣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很多人都会说:“七十多了还有妈,你们真幸福。”他们哪里知道,这幸福里浸透着多少汗水和泪水?

  乔福生有个姐姐,身体瘦弱,有心尽孝,却无能为力,最好的行动就是经常回家看母亲,每次回村总是大包小包一大堆,既有母亲爱吃的零食、水果,又有为母亲新买的衣服,夏是夏,冬是冬。看到两个弟弟这样精心侍候母亲,心里确实过意不去,在经济开销上要给他们大力支持。看到弟弟们辛苦,曾经商量着要让母亲住敬老院,都被两个弟弟婉言谢绝:“母亲患有这样的病,除了亲生儿女,谁能将母亲侍候得如此贴切呢?”

  乔福生孝敬老妈的故事,我在多种场合讲过,凡听过故事的人都为他们的精神、品质而感动。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