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大张村的二月二

2019-03-16 09:30:58 来源:临汾新闻网

大张村的二月二

乔毅

  每年的农历二月初二,俗称“二月二”,是龙抬头的日子。

  龙抬头这一节日,最初形成于黄河流域地区,而后逐渐向其他地区传播开来。

  其实二月二正值“惊蛰”前后,地温升高,春回大地,百虫从冬眠中蠢蠢欲动,万物苏醒。天上主管云雨的龙王在这天也睡醒抬头,准备为大地播云降水,它预示着一年的农事活动即将开始。

  龙是中国古代文化中地位显赫的神物,也是和风化雨的主宰,更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因此这一天,有很多地方都要到龙王庙对神龙举行一年一度的祭祀仪式,以祈求龙神及时播云降雨,保佑百姓一年风调雨顺、人畜兴旺、五谷丰登。

  自古,我国就是农耕大国,自始,在农村二月二的民俗活动就隆重兴盛、丰富多彩。大张村的庙会就在二月二,这是祖辈们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对一般人来说,没过正月十五好像年还没完,而对于大张村人来说,没过二月二等于年还没有过完。你若问他:今年打算干什么?他们一般都会说:过了二月二再说。人们一年的打算都是从二月二开始的。二月二涌动着大张村人的欢乐节律;二月二展现着大张村人的动听故事;二月二蕴藏着大张村人的浓重情怀;二月二寄托着大张村人的美好期望。

  大张村虽人多地少,但地肥水美,有着得天独厚的水利资源。在东滩建有龙王庙,还有龙王井。周围旧井、新井就有三十来眼。上天的造就,龙王的恩赐,确保了百姓们旱涝保收、丰衣足食、生活幸福,而祭龙、敬龙、舞龙自然成为大张百姓二月二以及生活中一件神圣的文化活动。以龙为首的民间文化活动多姿多彩。

  记得民间有句老话:头城里,二大张。正月里城里闹完红火,紧接着是霍州的第一大庙会二月二。

  一说起二月二,堰边长椅上的几个耄耋老人就如数家珍地、兴奋地向你一一道来二月二的红火。

  闫瘖娃说:以前二月二咱村那才是热闹呢。原来16个队,各队基本上都有红火闹,都有家伙敲,好十几盘子。有龙灯、狮子、锣鼓、小跷、八蜡庙、旱船、推车、大头娃娃、竹竹马、八仙、莺歌等。

  那时候,都是各队里的爱好者自发组织、自购道具、自编自闹。正月里热闹极了!从正月初一开始闹腾,各队都在敲打编排训练节目,为正月十五元宵节进城和二月二闹红火准备。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各种乐声此起彼伏,好不热闹。十五进城更是轰轰烈烈的。前面几个三眼子炮手开道,五六十面彩旗迎风飘扬,各盘子家伙排列有序,绚丽多彩,200多人精神抖擞、浩浩荡荡,一派大村的气势,引来全城的关注和羡慕。

  闫瘖娃接着说:最好看的是二月二晚上燃放的烟火,那是咱大张的一绝。比现在这烟火好看得多!二月二的红火,是一趟接一趟地按线路在全村绕行敲打,最后看烟火表演。燃放烟火是在观音阁下的一块十几亩地的场子里进行。各个烟火固架摆满场子,十里八乡的人都聚集到场子周围来看。

  二月二晚上的时辰一到,设计师一声令下,点火员从观音阁法师殿法师爷手中开始点火。火药引线燃起,迅速燃向场子里相连的12个固架。瞬间架上的烟火图案、历史典故,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地展现在万人面前。他们是喜架春联、鸭子下蛋、劈山救母、二鬼推磨、童子撒尿、状元祭塔、二龙戏珠、嫦娥奔月、庄子先生三探妻、切开西瓜露真情、刘海戏金蟾、狮子滚绣球。

  那是最好看的一场烟火,也是我们大张村最后的一场烟火。从此再没放过。以刘根亥为首的几个烟火制作人相继离世,这门绝艺失传了。往日的红火也已再难看到。

  作为一个旁听者,看到这位九旬的老人,从激动兴奋讲起,到惋惜伤痛结束,使我们从中懂了他们所代表的一代代大张百姓对二月二的那份深厚的眷恋和情怀。

  而最大的遗憾,是那些宝贵的民间文化遗产有的失传、有的濒临失传。这不能不使他们深感痛心,这不得不引起我们深入思考。

  在新时代曾经璀璨的民间文化必将逐步地恢复、挖掘、保护、传承下来。未来一个充满健康、幸福、祥和,充满新时代文化元素的传统节日,必将重现到大张的二月二之中。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