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乡间春雨

2019-03-02 09:12:41 来源:临汾新闻网

乡间春雨

朱小毛

  家乡农谚有云:“春雾一朝晴”,预示着春天的早晨若有雾,只有当天是晴天,第二天肯定会变天。

  果不其然。早上春雾浓稠得像化不开的乳白色的牛奶,到了半晌午,才被春阳利箭刺破,渐渐消失于无形。随后阳光明媚,气温回升,一股热气从地表钻到了空中,鸟语花香,风送花动,一派春光灿烂,令人有豁然开朗之感,心胸不断为之吐纳。

  时至傍晚,原本月朗星密,不知是谁,早有预谋,忽地给天幕罩上了一件黑氅大衣,顿时显得沉闷压抑凝重起来。一柄锋利的闪电,努力地把厚实的外套剪出了一道口子。轰隆隆的雷声由远及近驱赶着四散慌慌张张的脚步。一阵暖中带腥的风裹挟着树叶的哗啦拂过来,演绎出“山雨欲来风满楼,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

  须臾之间,硕大的水玻璃从裂开的口子中倾倒下来,砸在屋顶、地面上,铿然有声,逼得人们只好回房歇息,一任阶前滴到明,我自酣然入梦。

  第二日,天幕放亮,趁早的鸟儿,把清脆的花音唱腔塞满了睡梦人的耳窝,淅淅沥沥的雨不疾不徐,一下一下摩挲着人们的心田,舒缓绵软,消解着人们的浑身劲力,让人略显松怠萎懈。

  昨日刚放下的树苗,刚入土的菜秧不用一大早浇水了,今天也可赖下床了。

  田野里的青蛙“呱嗒嗒呱嗒嗒”此起彼伏,好像吃饱了喝足了,撑得没事干,可着劲儿叫, 一个比一个撒欢。

  院里的井水好似刚生娃的媳妇,奶水一夜之间暴涨,挑个十担八担的,冲洗猪圈,省得心疼、吝惜。

  村庄前方纤瘦细长苗条的河水,发育得丰润饱满起来。先前洗衣,勾着脖伸长手的妇女显得自如随意,轻巧灵便,一改往日的吃力笨拙,搓衣捣水的频率明显加快,妇女们忘我地投入到手中的活计,那是何等的畅快、利落啊!

  村头左边一条寂寂无声沉默不语的小溪沟,此时终于按捺不住,发出了属于自己的声音, 一路欢歌向东奔去。同在一侧的稻田去冬就作了深翻,还来不及平整,灰白的泥块霎时就呈乌黑湿润之富态。隔壁已做了平整的,犹如镶嵌了一块明镜,水天一色。不远处的红花地里,青绿的青绿,粉红的粉红,有人给它涂抹上了一沱厚厚的油彩。多年不见,是哪位民间艺人辛勤的杰作?这都好像成了遥远的记忆,简直是昔日重现。

  后山的竹林里,那是乡亲多年苦心经营的成果。砍了长,长了砍,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送走了一茬竹子,又迎来了一茬竹子。新陈代谢,顺其自然。地上又新冒出了一支支长至腿脚的竹笋,发发炮弹直立在地上。以前长出的,脱掉了肥厚的棕褐色外衣,裸出了青色的肌肤,亭亭玉立,颀长的身姿在风中摇曳。

  矮壮的蘑菇张着肥硕的脑袋探头探脑,惹人可爱。朵朵的泡桐花落英缤纷,谁叫你那么喜欢“吹”啊,得让你干点实际工作,化作春泥更护花,也好。幸运,偶遇了一只黄鼠狼,这真是多年不见的稀客啊!想必它也是蹓达,出来呼吸这天赐的温润潮湿的清新空气吧!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山上的一切在春雨的洗濯浇灌下,都显出郁郁葱葱、崭崭新新的模样。

  春雨,给万物以生气、以灵气!


     

责任编辑: 吉政

上一篇: 【散文】浅谈自律

 

下一篇: 【诗歌】有戏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