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乍暖还寒二月春

2019-03-02 09:08:35 来源:临汾新闻网

乍暖还寒二月春

马晓英

  早春二月是最难熬的。说它是春吧,“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现草芽”,还远没到洋洋洒洒的地步;说它是冬吧,“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枯树毕竟最知春呢。可是温度不一定不低,风不一定不紧。李易安说,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虽然她叹的是秋去也,愁满地,而这忽高忽低的节奏,怕也是“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昨夜,屋外忽地风大雨急,刷刷刷,哪里有什么“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分明是“夜澜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其实那不过都是歌的过门,韩大人一句“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等待的是下回分解。

  二月是春冬交替的季节。冬缠绵,春羞怯。冬不舍,春犹疑。忽觉得,这冬的形象像极了吟哦着“不负如来不负卿”的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这么多年, 你一直在我心口幽居, 我放下过天地,却从未放下过你……”“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那相传久远的动人情话,那温情似水的雪域情郎,在天地间逡巡,在春风里若隐若现。我们听到双人舞的序曲奏响,看到足尖下有花好月圆、深情缱绻,更有爱恨别离,雨怨风愁……

  春乃一年之始,早春更是于无声处渐复萌,今天还是“绿柳才黄半未匀”,几日后,便“出门俱是看花人”。“初”的味道代表着“稚”“嫩”,同时也隐含着纯洁和真挚。“人生若只如初见”,一切都像小草刚钻出地面那个样子,有点萌蠢,有点朴拙,有点懵懂,有点傻气,那般遇见,便是在早春中沐浴,有风起,有雨浓,偶有雪的恣肆,却割不断青春的浪漫,掩不住生命的绚烂,一个万花红遍、草木葱茏的远景,不过是指日可待。

  早春,也是一个可以天马行空编织梦幻,装满遐思,开启崭新航程的时节。你可以有充足的时间为新的一年制订一份计划,你可以从容迈步在黎明到来的小巷深处,你也可以按下一颗浮华而急躁的心,在越来越浓的春光里,呷一口略带苦涩,却回味悠然、清香四溢的绿茶,为一份难以铺展、似入死路的工作重新理个思路,昂扬起斗志,上九天揽月,下五洋捉鳖。

  其实,行至中年,抛却那些梦幻和华丽的诗章辞藻,早春带给我的竟然是恍如隔世的沧桑。看到草又绿了,花又开了,心里掠过的竟然是又过去一年了吗?又老了一岁了吗?想起去年今日的枝头芽生、绿意勃发,往事的种种便浮上心头……大自然用返青渐暖来唤醒大地,生命用勃勃生机来奏响下一乐章,渐渐地,一个姹紫嫣红的春日又将出现在眼前。即使是老去一岁又怎样呢?与旧的一切做一个告别,带着崭新的心走进又一个春天吧,那里依然有晴川历历、芳草萋萋,那里一样有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那里依然有着很多的等待和期冀……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