斩获15项专利 洪洞申青林真不简单!

2018-11-07 20:45:06 来源:临汾新闻网  

    他从小调皮捣蛋不好好念书,成了十里八村有名的“坏孩子”,可是他脑子活,对机械很感兴趣,看见啥一学就会,还能搞清楚机器的工作原理,不仅能把一些农机的缺点改进,还能搞发明创新,弄出来的机械设备既好用还特别经济实惠……如今的他可是远近闻名的“发明家”,获得国家15项发明专利,他就是洪洞县明姜镇沙窑村的申青林。他发明的可调速鼎型石磨机,是传统工艺与高科技的完美结合;三转子锤式破碎机在利用建筑垃圾制砂、制粉方面填补了国内空白;以及他的制洗砂一体机广泛应用于全国20余省公路、铁路、城市建设中;部分大型机械还出口到了阿尔及利亚等非洲国家和地区……

    孝顺的“捣蛋鬼”

    申青林,1972年出生在洪洞县明姜镇沙窑村,他六七岁的时候跟着父亲在襄汾上学,当时,父亲在襄汾的一家汽车配件厂打工,他放学后就经常在父亲打工的厂子里玩,那些大型机器把大块的铁疙瘩弄成小块,还能把铁皮砸成各种形状,这些让他看得入迷,所以他一有时间就跑到废零件堆里鼓捣,把一些废旧零件、螺丝等拼凑成各种形状,有的像汽车,有的像拖拉机,还有的像各种小动物,那些在别人看来只能回炉的废旧零件,在他的手里成了“变形金刚”。

    “当时厂里食堂是按人头定饭,每个人一顿饭是半块白馍、一个窝头、一筷子萝卜丝、一小块豆腐乳。这就意味着父亲的那份要两个人吃,当时一个从事体力劳动的成年人,这些东西只能吃八成饱,再加上还要分我一些,父亲根本不够吃……”申青林说,当他知道这些后,就再也没吃过那半块白馍,每顿饭只吃半个窝头,父亲很奇怪地问:为啥不吃白馍?”他只说:白馍不好吃!”“当时,我对机械已经到了痴迷程度,有一次半个多月没去学校……”申青林说,每天吃了饭就背起书包偷偷跑到工厂里鼓捣那些废零件,跟“上班”一样。当时也没有联系方式,学校无法通知到家长,纸包不住火,后来还是被父亲发现了,父亲狠狠地训了他一次,但是没过多久,他的老毛病又犯了,这次学校说什么也不要他了。无奈之下,申青林只能回老家沙窑村去上学,虽然不去鼓捣那些机械零件了,但是学习成绩一直上不去,每每考完试就被叫家长。用老师的话说,申青林不仅自己不好好学,还挺有“号召力”,带着班里的同学一起捣蛋。这次,父亲对这个不成器的孩子,实在是忍无可忍了,拿着棍子满村子追着他打。“我跑得快,父亲哪能追上?一下子绊了一跤,远远看着父亲摔倒,要是过去扶肯定被打……”申青林说,后来他还是回去扶摔倒的父亲,随后就被狠狠教训了一顿。像他这样捣蛋的孩子,学校说什么也不要了。后来,在家人的恳求下,学校勉强让他继续上学。


    第一个“神器”

    初中毕业后,申青林先后在襄汾和洪洞赵城镇的电焊铺当起了学徒工。在他20岁的时候,回村里开了自己的电焊修理铺。

    “当时,也没钱,开电焊修理铺的时候,正好一个本家亲戚的电焊铺不干了,我就去找人家,看能不能把一套电焊设备赊给我,没想到人家同意了,最后以3100元的价钱赊下了一套电焊设备。”申青林说,开起铺子后,生意也不好,当家人问一天赚多少钱的时候,他便硬着头皮谎称赚了一百多……虽然没有房租,但是设备的钱肯定一时半会儿还不了。总得想办法赚钱,否则对不起家人。那个时候,村里人冬天都烧炉子,于是他就试着焊个了多功能铁炉子。因为没钱买料,他就在废品收购站里“淘宝”,买了许多废    旧铁皮和一些机械零件,当时焊了一个既能烧水,又能烤红薯,还能取暖的多功能炉子,因为卖不出去,就放到自己家取暖。

    “一个偶然的机会,镇上一家信用社的领导看到这个炉子后,觉得很不错,经过多次考察,他决定买下这个炉子放在单位取暖。于是,我的第一个发明以380元的价钱被买走。”申青林说,当时,人家来了几个人连炉子里的炭火一起抬走了,这个以60多元的成本,且用废铁皮焊出来的炉子,一下让他赚了三百多元。就用这三百多元,他买了新的铁皮继续改进这个发明;从那以后,他的炉子供不应求,就连太原、运城等周边城市的人都来他店里订购。一年多时间,他的这个炉子让他赚了20000多元;第二年,又卖出400多台。

    走上发明之路 

    有了成功的经验,申青林又打起了发明改进农具的主意。“当时的农村,干农活基本上是靠手工,机械虽然省力还效率高,但是农民信息封闭,接触不到;再就是太贵买不起。”申青林说,1995年,他看到附近村的村民用三轮车拉着玉米脱粒机打玉米赚钱。于是,他就追着看,还不停打听机器哪里买的?机器的工作原理等。“人家爱理不理地说,看看就算了,就这机器是我花了三四千从东北进回来的,就你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农村娃能摆置出来?简直不可能!”玉米脱粒机的主人一脸不屑。追着看了一天后,他便去二手市场买了一台旧三轮车,骑着四处买零件,零件凑齐后便开始动手搞发明。

    花了一个星期时间,“三轮车+脱粒机”一体机还真让他给做出来了。申青林说,邻村的那台脱粒机有缺陷,虽然能打出玉米,但是玉米芯被打烂了,玉米粒有的也被打碎了,而他的这台脱粒机,不仅能打玉米,而且玉米芯也是囫囵的,玉米粒打碎的很少。

    能不能用?好不好用?还得去试试。申青林开着以旧三轮车改造的玉米脱粒机给邻村农户打玉米。开始许多人都不怎么看好,后来终于有一农户愿意试试,最后10元钱一亩地,他一口气帮忙打了5亩地,效果非常好。“这个农户决定跟着一起看看,见一天下来我赚了200多元钱。”申青林说,农户觉得给人打玉米这个生意很好,说什么也要买下这台机器,后来他便以1500元的价格把这台用旧三轮    车改造的玉米脱粒机卖掉了。

    这个事情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县农机局,洪洞县农机局的人来考察后,下了80多台订单,并在全县。

    发明创新就能赚钱,还没有竞争者,这让申青林尝到了甜头。随后他又发明了铡草机、玉米粉碎机、大型鼓风机、小四轮装载机、四轮后翻斗机、焦末焦粉分离机、制砂机、三转子锤式破碎机、鼎型石磨机、双层滚动筛等。这些发明从最初几百上千元的价格,到现在一个大型机器卖到了三四十万元。2008年,申青林注册了“金砂牌”商标,成立了鑫锐机械有限公司;为了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从2013年至今,申青林先后申请了15项国家发明专利。


    践行“洪洞精神”

    走进洪洞县明姜镇沙窑村申青林的厂子,一眼就能看到写着“把正常的事情做精细把不可能的事情变成可能把坏事情变成好事情”三行醒目的标语,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申青林十分注重细节,这些都可以从他厂子的设计布局、路面铺设、对称的景观树等看出。申青林说,这三句话他从开始创业到现在一直都在践行,做事情注重细节,因为没有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他走不到现在;从小不被人看好的他,凭着一股不服输的劲头,一直都在努力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搞砸一件事容易,但是成一桩好事难,尤其是把坏事变成好事更难;他凭着自己的乐观、诚实守信、不服输、敢打敢拼和过硬的技术就把一些坏事变成了好事。

    记得有一次,一个陕西的客户打电话质问他,说自己买的制砂机的产量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还说自己上当了,要求退货。于是,申青林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跑到陕西。到了现场后,客户压根没给他好脸。当时,申青林说:如果我们虚假宣传,我不仅不要这台机器,还把我的宝马车留给你!”说着就把车钥匙递给了这个客户。来到制砂作业现场,经过申青林的仔细检查,原来是机器的水路和给料机安装不匹配,经过10分钟的调试,该制砂机的产量一下比先前提高了一倍多,客户笑了。这件事情后,那个客户不仅又买了一台,还给他介绍了很多当地客户。

    “我们洪洞人做事,骨子里透着一股子拼劲儿。这大概就是洪洞人的特质;再加上做事干练,说一不二,从不拖泥带水,不服输,肯吃苦,讲信用等等,这算是洪洞精神吧。”申青林说。

    如今,47岁的申青林,还把自己的产业扩展到了医药健康、环保、零售业等领域。他先后荣获“临汾市五一劳动奖章”临汾市首届平阳工匠”临汾市高层次人才”等殊荣。

    记者郝海军


     

责任编辑:付基恒

上一篇: 洪洞:牧羊人 幸福未来播撒希望田野上

 

下一篇:没有了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