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汾:一位“40后”眼中的教育变迁

2018-12-05 18:07:19 来源:临汾新闻网  

  临汾新闻网讯 我是一位40后,在70多年的人生岁月里,我亲身经历了解放前、解放后以及改革开放四十年,感受到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我们国家所走过的光辉历程,目睹了家乡改革开放后日新月异的发展变化,,对教育的变化尤其感受极深。

  我是1952年9月进本村小学读书的。当时,能进校读书是万分幸运的事,但也是十分艰难的事。我们的学校设在日本鬼子烧过的破庙里,4个年级只有3间大的一个教室,40多个孩子挤在一起,由一个老师上课,美其名曰“复式教学”。1956年7月,我考入邻村连村完小,教室是新建的,男女生宿舍由庙殿改建,因此上厕所要结伴而行。后来进入初中和临师,住宿条件虽有变化,但都是大通铺,10多个人,20多个人睡在一条大土炕上,且不说生活上的不便,仅虱子、跳蚤的侵扰就常常让人苦不堪言。那时的教学环境差,教学设施设备同样很差。读小学时,我们的乒乓球案是门板,球网是几块砖头,跳绳的绳子是父母捆麦子的麻绳。课间休息,男同学玩“碰腿”,“石头、剪子、布”,女同学玩“丢沙包”“跳方格”,上体育课最多的活动是“丢手绢”。看看如今的校园,且不说城里学校,就是农村小学,也是四季花香、优美整洁,更不用说电脑、投影仪、空中课堂等等,这都是我们当年听也没听过的事情。

  看到当今父母对孩子上学读书的重视,我不由也想到自己的父母。我的父母解放前上过学,也读过几天书,识得几个字,所以对子女的教育还是比较重视的。我的大哥能读完初中,后又读中专,是我父母卖掉城内的门面房而做到的,这在当时是超人之举。后来由于生活所迫,父母只能生计第一、读书第二。到我二哥时,由于家境困难,二哥考上了汾城完小要去上学、母亲不让,以至气昏了过去,后来二哥不得已退了学。到我上学读书时,连到邻村上完小都上不起,父母要把我送到一个经济条件较好的邻家改名换姓做儿子,因我坚决不去,后把用过的钱还给了人家。上中学时,因拿不出30元的开学学费,父亲在外做了10天的苦工。每每想起这些遭遇,我常常泪流满面,感恩父母。只是,父母从未送我上过学,对我上学后的情况很少过问。记得上小学是在本村,我每天都是5、6点去上学,天很黑,我独自上路。中学时,离家20里,即使白雪皑皑的隆冬,也是我深一脚,浅一脚地在雪地里独行。父母很少问我学习中的事,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赶快让我去给牛割草,或到生产队干活挣工分,以补家用。我14岁时进入初中读书,为了减轻家庭负担,每逢假日都要跟上几个同学去找活干挣钱,或装火车,或当车夫,或清仓库,什么活能挣钱干什么活。犹记得母亲对我一次最好的奖励是给我煮了一个鸡蛋,那是我读完小时,9门功课9门5分(当时实行5分制),考了全班第一名。母亲拿着我的奖状说给我煮个鸡蛋吃。后来,我考上了临汾师范,别人给我送来录取通知书时,我正在磨坊当毛驴拉磨,母亲说:“儿啊!你命好,鲤鱼跳进了龙门。”这就是我当年求学的经历,想想现在的孩子,父母接送,陪读,每到假期,出国澳门金沙线上娱乐的比比皆是。想一想,比一比,看当今父母对孩子学习重视程度,再想想我的当年,真是天壤之别啊!

  我们那个时代,学校实行的是选拔制,除小学一年级入学不考,每个更高等教育的校门都是以考选拔。当时对高考态度是“一颗红心、两套准备”。即考上上学、考不上回家种地,或进厂做工。小学升完小,我们班10个同学考上7个;完小升初中,我们班48个同学考上11个;初中升高中,师范(当年中专不招生),我们班50个同学考上8个。听说我们初中毕业那年,我们学校100个高中毕业生升入大学的仅仅4个学生。可见选拔之残酷,升学之艰难。如今的中小学是义务教育,凡在此年龄段有失学者,追究学校责任,更要追究父母的法律责任。即使残疾儿童,也必须进特教学校读书。现今高中、大学虽是选拔制,但上学的途径很多,考不了高中、大学,可以进中职(中专)、高职(高专)。可以说,只要想上学,条条道路可成才。

  说到教育,难免提到师资水平。我读小学时,我们的老师是一位旧制人员,学识水平不低,教得也很认真,每天放学都要给我们讲一段岳飞的故事,同学们很爱听,我受益匪浅。但他不会讲普通话,满嘴方言,使我至今“红、黄”的读音难分,后虽有老师纠正,但收效不大,及至从教以后常有误人子弟之愧。在我们那个上学读书年代,虽然国家要求中师毕业教小学,大专毕业教中学,本科毕业教高中,但往往难以达到,特别是农村更难以达到。不少地方还有小学毕业教小学,中学毕业教中学,高中毕业教高中。而这今这种现象也绝迹了。前些天我听一位高校的负责人说:现在大专毕业到小学教书,本科毕业到中学教书都不容易,竞争太激烈了。对于高中学校,唯研究生、博士生才可以敞开门户。即使上岗后的教师也还是要不断研修、培训,否则,很难胜任工作。据资料显示,2018年中央专项彩票公益金实施支持中小学乡村教师能力提升培训项目拨给临汾市的经费就达1000多万元,这还不算每年的专项培训经费。可见国家对教师的要求之高,教师的执教水平的确在不断提高。

  如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将一条更好、更公平的教育之路在我们脚下铺展开来。我相信,教育必将朝着更高质量、更加公平、更有特色、更可持续发展的方向奋力前行,教育的明天一定会更加美好。(张巨温

     

责任编辑:姚建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

澳门金沙线上娱乐